远方回声


 

远方的天空,一样的蓝,但是比起熟悉的,有些陌生,陌生的,有些新奇。

远方的人,偶而,莫名念想,总觉得突然离开了,会悲伤。

有些记忆,就像潮水,总是汹涌澎湃,时不时会撞击心房。

这是来到北方的第三年,这里的春天总会迟缓一些,不慌不忙的染绿草木,点缀花蕊,身边还时常会伴随着风,可这风却不带一丝温柔,充满了北方冷冽的气息,总会把人吹的略感沧桑。校园里的人工湖面,在经历了一整个冬天的洗礼后开始被春风吹散,慢慢融化,冰面被一层层剥开,露出深处的纹理,这时总会有学生站在桥面上去拍摄它逐渐消融的画面,似乎在纪念漫长冬日的逝去。对于我这个出生于遥远春城的人来说,这些,都是从未见过的场景。虽说这里气温与南方相差甚远,可也没想象中那么遭,呆久了,对于生命的绽放是倍感欣喜的,在还略显干燥的泥土里发现一点儿绿芽,在那还是光秃秃的枝头发现一抹嫩红,在那遥遥之上燕子的尾翼早已划破长空,不知不觉中它们在宣告着春天的悄然而至,一夜之间,专属北方的浪漫降临。

就这样,在浪漫的季节里,不知不觉表盘飞转,跨越了三年的长度,一千多个日夜,时间的堆积足够让我去了解,去爱上一个地方。第一次踏足这里的记忆仍然清晰,那还是盛夏的校园,到处充斥着被阳光轻灼的味道,冲撞进眼中的都是崭新的环境,穿着白色T恤的学长学姐们热情的介绍着校园内的设施建筑。树叶在温度的影响下显得有些慵懒,微风轻拂下环绕图书馆的湖面荡起阵阵涟漪,铺满鹅卵石的林荫小道显得神秘悠长,引人好奇。总觉得有好多地方需要去探寻,于是晚上总会去租咖啡馆的双人自行车,环绕校内的每个角落,夜间少了白天的燥热,多了份安稳恬静,在温润的暖黄灯光下,道路安静绵长似乎没有尽头。那是,我们彼此开始熟知的地方,嬉笑怒骂的长路,星夜蝉鸣的夜晚。我想,即便多年以后这些片段都仍会鲜活吧。

对于第一次远离故土的我来说,异地他乡的一切都是值得纪念的,宽广无际的平原,可口特色的佳肴,热情好客的北方人。这些点滴的细节联合起来给了我一个温暖至深的拥抱,在阵阵暖流中,我不会因为距离而感到孤单,不会因为陌生而感到愁苦。于是在岁月的长河中,尽情徜徉,随风飘荡,校园里的草长莺飞,夏树苍翠,落叶凋零,大雪纷飞,不知不觉四季的变更早已印在脑海;图书馆内俯身书写,泼墨如云,幽然静谧的氛围让人陶醉流连;校内活动的精彩纷呈,激情澎湃,将青春的华章一次次奏响。久而久之,它们幻化成生命的一部分,记忆中最炙热的地方,每次回想,都禁不住热泪盈眶,因为这里有那么多深刻的感触,那么多铭心的瞬间,有时刻陪伴在身旁的挚友,有值得诉说专属的故事。

站在肥沃平坦的黑色土地上,面朝太阳升起的地方,大声呐喊,倾诉着对这里的期待,眷恋和难以忘怀。安静肃穆的校园在第一缕阳光的穿透下,显得格外耀眼,四周环绕的绿树,湖水泛起的金光,远方的钟声传来浑厚的回响,震荡着耳边的空气,一声声像是在回应着,这单纯可爱的人:一切都从未远去,青春和回忆,热忱和梦想,它们都会深埋在此处。当你抬头仰望,无论山南海北,都要记得,远方永存着一片热土,那里会发出阵阵力量的声响。

作者:人文社会科学院2014级学生 王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