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位寻灯的歌者


 

二零一四年的一个夜晚,我躺在寝室的床上失眠,这寝室我已经离开三年了。窗子的缝隙被风吹出了细长的声响,我把头探出被子悄悄拨动窗帘,外面漆黑一片,树叶在不停的摇曳。远处隐约可以看见忽明忽暗的灯光,我想定是那位寻灯的歌者。他还在那里寻灯吗?此际的我,真想随着微弱的光亮回到我的大学时光。
作为会计学院的学生真是一生的幸运。读大二时,我们系开设了语文课。语文课上有三位老师轮流授课,每一位老师授课八课时。田恩铭老师主讲诗歌,田老师课上讲的内容我已经记不得了。我唯一没有忘记的是课间我对田老师说能讲讲顾城吗?上课后田老师便讲了起来。在课上我们都是穿越的诗人,因为田老师把我们当作诗人。只要讲台下面有学生,田老师就会一直滔滔不绝的讲下去。此刻,他看到了李白,正是同醉的洒脱。我多想再回到课堂,再好好的听一节田老师讲的诗歌。
只要有田老师在的地方,都是充满诗意的地方。只要有诗歌在,冷冰的办公室也会清雅起来。我是从小害怕飞虫的,特别是夏天,只要打着灯,成群的小飞虫就会在灯下转。在田老师看来可不是这样!在他的笔下,一只只小飞虫竟像一只只小精灵。爬过了书本,留下了诗歌,天亮了也许还要飞到他人的世界里成为他人的诗歌。每每再看到小飞虫,我对自己说别怕,这只可能是从田老师的办公室中飞来的。
办公楼的对面是图书馆,六层的图书馆是一所现代建筑,算是校园建筑中比较亮丽的一栋了。在这里时而会看到田老师的身影,田老师个子高高的,还是那么瘦,像一枝竹子傲立其中。图书馆再也找不出与之更相宜的人来作伴。一阵风吹过,竹叶发出了稀稀疏疏的声响,图书馆也伸了伸懒腰。这里是我大学时最喜欢的地方了,我们的到来总是会给图书馆增添些泡面的气息,田老师却是带着幽香的气息来的,这样的不同我想是来自诗歌。
在诗歌的路上,田恩铭老师是我的启蒙老师。我不知道是从那只飞虫开始还是在一轮明月下开始。诗歌是一座山,我欢快的走在小路上,这山上的风景真美。当我想走进深处想穿过树林时,我找不到方向。蜘蛛网肆意的拉在两棵树之间,蚊子飞虫只往身上撞,一条小路也没有,我开始害怕迷茫。自己上了山却冲不出去,仿佛前路被堵死了。田老师告诉我别急,根据我的写作特点,他给了我很多建议。我边读边学,田老师推荐给我读的董桥、林文月的文字真是经典。
一个青年在大学中遇到一位引路者是极其幸运的,它是一根脐带,带给我诗歌生命最初的养份。在漆黑的夜晚,是下雨吗,还是风?那位寻灯的歌者在风雨中前行,他的手中提着一把被风吹的忽明忽暗的小灯,这光亮照亮了一个青年的路。从此,多了一位把诗歌装进口袋的人。
刘洋,2013年毕业于会计学院财务会计专业,北大荒作家协会会员,现为黑龙江省四方山农场职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