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食堂的豆沙饼

时隔多年,每当忆起大学旧事,心中最挂念校园食堂的豆沙饼。我和闺蜜一吃就是四年,吃过的豆沙饼能绕八一农大一整圈。
豆沙饼大哥40多岁了,因为每天吃他家的豆沙饼,所以我们叫他豆沙饼大哥。
自从我们来到八一农大起他就开始做早餐了,从原来一食堂最里面的档口到现在改造完变换了位置,一做也不知多少年了。
据说他家的早餐是一食堂卖的最好的早餐。每天早晨,豆沙饼的香气从食堂的最里面飘到门外,躺在床上的我们饥肠辘辘,脑海里浮现的全是豆沙饼的香味。于是争先恐后的起床抢着洗漱,为的就是能早一点吃上它。
为了一探究竟,我和豆沙饼大哥商量着打一天零工。凌晨两三点钟,在这座校园还没有苏醒之前,豆沙饼大哥一家就要起床了。贩卖蔬菜的伙计在前一天为他送来食材,他便开始了筹备工作。
他麻利的将面粉过筛到盆中,一半放入水,另一半放入水和油,使劲的揉。一会就将一盆干面揉成表面光滑的两团面团。黄澄澄的面团叫做水油面。随后将面揪成一小块一小块的面剂,顺势落在面案上。再将一个白面剂和黄面剂按在一起擀成长条,在随手一卷一拧擀成面饼型。
一旁的帮手把豆沙馅端了出来,这豆沙馅可是豆沙饼的秘密所在。别人家一般都是用买好的豆沙泥放在里面,他家的豆沙馅是自己用红豆制作的,还有整个红豆在里面。将豆沙馅包好后,再次擀成条形,摆在烤盘中,刷一层油准备上炉。十多分钟过后,外表起酥还冒着滋滋响声的豆沙饼就出炉了。
看着新出炉的香喷喷的早餐,口水直咽。要是能咬上一口,满足感瞬间溢满。豆沙饼大哥家每个人娴熟动作的背后都是岁月留下的从容。他们的每一粒汗水只为给学生们提供最全面的营养。
要吃到刚出炉的豆沙饼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这是需要早起的,只有六点半之前赶到食堂才行。七点半赶来要看运气了,别说是刚出炉的,饼估计已经卖完了。如果是周六周日一觉睡到八点多,那这一天真的就和豆沙饼无缘了。
在他家吃早餐的学生数不胜数,早晨只要一进食堂,哪里有一团人的地方哪里就是他家。为了吃到他家的早餐,同学们挤破脑袋也要上。后面的人虎视眈眈的盯着餐盘里的饼看,要是前面的人一买就是一个寝室的,后面的人就会气个半死。
豆沙饼大哥家的早餐除了豆沙饼还有三角饼,水煎包,鸡蛋饼,馅饼和豆腐脑,都深受同学们的喜爱。有人劝他也做午餐,那样挣钱更多些。这些建议都被他拒绝了。他说他只想踏踏实实做好早餐,不去想些别的事情。
吃了四年的豆沙饼,已经和豆沙饼大哥一家结识,时隔多年再回学校,最想吃的还是他家的豆沙饼。豆沙饼大哥和家人们竟还记得我,激动的问,回来了。
岁月流逝,同窗们一起毕业了,熟识的学弟学妹们也陆陆续续的毕业了。一进校园,曾经的小店都不见了,而豆沙饼大哥家的早餐一直都在。就是这一张豆沙饼,温暖了我的味蕾,也温暖了这座校园。
临走时,我起了个大早买了二十个豆沙饼带走,我也不知道这次走后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。回到家,我把饼分成两份,一份放在自家的冰箱里,一份用塑封机缩好邮到山东闺蜜家中。
过了几天她发微信说,豆沙饼已经收到了